总网滚动

这个调解工作室不简单,全年调解率超九成!

2019-01-28 15:42:29来源:中国长安网  责任编辑: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蓝榕概法官正在调解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。

  广东省首个以法官命名的“蓝榕概法官调解工作室”挂牌成立六周年之际,笔者在佛冈县走访发现,“肥佬法官”蓝榕概虽然当了副院长,但还是那个人民喜爱的“肥佬法官”。蓝榕概工作室已经由一变三,覆盖全县山沟,“小蓝榕概”更是如雨后春笋,活跃田间地头。到2018年11月底,6年间,蓝榕概和“小蓝榕概”们,已调撤案件1848件,调撤率达90.86%。

涌现一批“蓝榕概”

  蓝榕概工作室成立后,佛冈法院党组把培养年轻法官的调解能力,做好传帮带培育工作作为新目标,法院涌现出一批“蓝榕概”。

  2018年11月27日,某包装公司因某科技公司违反租赁合同约定,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合同。双方当事人各持己见,互不相让。

  “蓝榕概工作室”法官李海华经调查了解发现,合同因环保整改而无法履行后,再次跟科技公司做调解工作,并告知从环保局调查的结果。科技公司表示愿意退一步,可包装公司还是不退让。

  “背靠背”调解虽有了进展,但双方当事人仍未达成一致意见。此后,李海华分别到双方当事公司跑了十几趟,释法说理,分析利弊,12月17日,双方最终达成了一致。

  “蓝榕概法官一直教我们,要多点耐心听当事人说,站在当事人的角度考虑他们的问题,才能把握调解的切入口。”李海华告诉笔者,“现在拿到案件都会逐字逐句研究案情,对有可能调解的案件坚决不放过。”

  正是因为蓝榕概工作室有了一批像李海华这样的“蓝榕概”,个个都对调解孜孜以求,2018年1至11月,全院三个蓝榕概工作室调撤率达91.2%,实现了“案结事了人和谐,服判息诉无申诉”。

执行和解直线升

  蓝榕概在执行工作中发现,许多当事人因未履行判决义务,积怨很深。

  被执行人范某因未履行17年前的判决义务,申请执行人蓝某和范某不再往来。按照判决结果,范某应偿还蓝某本金和利息共计4万元。

  蓝榕概仔细研究案情,四次到范某家中和村委会了解情况,并亲自邀请蓝某参与执行。

  “蓝老伯,您已看见范老伯的情况,实在无法偿还。您能不能同意范老伯在维持生计的情况下,偿还本金和小部分利息?”蓝某表示同意。

  “范老伯,蓝老伯已经作出最大让步。您也想想办法,偿还这笔多年欠款。”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最终,蓝某自愿放弃大部分利息,范某只需偿还本金和小部分利息,双方还同意以物抵债的方式偿还欠款。这一起长达17年的旧案终于圆满执结。

  同蓝榕概一样,蓝榕概工作室的另一位法官,两个月前也和解执结了一起14年前的旧案。

  2004年,法院判决刘某夫妇偿还林某6.5万元货款,但因刘某夫妇没有可供执行财产,且没有经济来源,遂终结此次执行。

  2018年是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攻坚之年,佛冈法院重启案件查询,了解到刘某夫妇育有一女,遂与其取得联系,告知其父母因没履行生效判决被限制高消费,将无法搭乘高铁、飞机等。

  因不愿失去家人团聚的机会,刘某女儿表示,愿意承担父母的债务,当即将执行案款汇入法院专项账户。

  记者了解到,2018年以来,佛冈法院执行和解案件102件,同比增长7.4%。

人民群众更信任

  “请问,您是蓝榕概法官吗?”一天,蓝榕概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。

  原来,来电人刘某两年前隐瞒土地权属事实,骗取了赵某30万元后销声匿迹。赵某报警后,刘某被公安机关追逃。刘某畏罪潜逃大半年后,打电话向蓝榕概自首。

  蓝榕概了解情况后,决定挽救这位“不速之客”。

  2018年12月6日下午,蓝榕概工作室来了两个特殊的“当事人”。他们并不是原告和被告,也不是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,一个是公安机关网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刘某,一个是受害人赵某。本应去公安机关自首的刘某,却因特别信任蓝榕概而来到法院。

  “作为一名人民法官,我郑重承诺,今天的调解工作绝不偏袒任何一方,一方面要尽力挽回经济损失,一方面给人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希望你们能信任我、理解我。”蓝榕概看着疑虑重重的赵某说道。

 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调解,刘某当场偿还了30万元,赵某也表示愿意出具刑事谅解书。蓝榕概法官带着刘某和赵某一起前往公安机关,说明了法官的调解引导工作,赵某也将刑事谅解书提交给公安机关,刘某取得了公安机关的从宽处理。

  蓝榕概工作室从“坐堂问案”向“协同联动解纷”转型,承担起协助地方政府化解综治维稳事件,参与处理矛盾尖锐事件110件。

  “蓝榕概工作室,不仅仅是蓝榕概法官的工作室,更是佛冈法院每一位干警扎根基层,化解矛盾纠纷,践行司法为民的平台。”佛冈法院院长陈伟光如是谈。

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