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网滚动

他扎根基层磨砺成长 十年执行路练就“追薪达人”

2019-01-28 15:41:51来源:中国长安网  责任编辑: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赖仁武团队获赠锦旗

  穿着执行马甲,戴着执法记录仪,穿梭于大街小巷,手机响个不停,吃饭不定时,睡觉也不安稳,大半夜接到“急call”,还得随时奔赴执行现场——只为第一时间将工人工资追讨到位。

  这是广东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大朗法庭执行法官赖仁武的日常。

  十年来,赖仁武共办理了4000余宗执行案件,执结率为98.5%。扎根基层的十年,不仅是磨砺,更是成长。当年青涩的小伙子早已成长为执行骨干,忙碌的工作让他过早有了沧桑感。

  “赖法官可是我们的‘追薪达人’!”同事张世东说。

“火眼金睛”识破“老赖”逃债伎俩

  2009年,刚刚毕业的赖仁武就走上了执行岗位,从书记员做起,到如今带领执行团队,十年时间,他在大朗法庭扎了根。

  东莞,是制造名城,被誉为“世界工厂”,大朗镇则以劳动密集型的毛织产业为主,这里工厂多、贸易多,外来人口也多,欠薪、工伤案件是最常见的执行案。但是,工厂机器设备不值钱,工厂老板“躲猫猫”,追讨工资实在不容易。

  2017年的一宗劳动纠纷,一审时五金公司败诉,需付员工8万元工资及赔偿,公司不服,提起上诉。未曾料到,上诉期间,五金公司竟偷偷将法定代表人王某变更为张某。二审宣判,五金公司仍败诉,员工则申请强制执行。承办法官赖仁武发现,不仅法定代表人更换,公司厂房早已“人去楼空”。

  案件很棘手,但难不住“有心人”。赖仁武从工商登记信息上发现了“猫腻”:“新法定代表人张某已年近60岁,经核查,她从未来过东莞。”随后的实地走访,五金公司原经营地的房东、保安人员都称没有见过张某,是原老板王某组织搬离。

  “王某试图以更换法定代表人的方式躲避执行!”赖仁武确信自己的判断,从此,他开始了追踪王某的征程。直到2018年3月23日,申请人在路上发现王某,赖仁武率团队火速出动,成功控制王某,王某承认变更法定代表人行为是为了逃避债务。因情节恶劣,法院对其司法拘留15天。王某通知家属迅速支付了8万元工资。

  “都是你坚持不懈、不畏艰难,我才能拿到这笔钱。”拿到执行款时,申请人握着赖仁武的手,激动落泪。

  这十年,赖仁武几乎每天都在与“老赖”斗智斗勇。谈及这个过程,赖仁武总说:“我们执行的是一个案件,也许影响的是当事人的一生,所以总是要拼尽全力的。”

通宵20小时跨城追回38人工资

  突然接到电话,随叫随走,这样的经历在赖仁武的执行生涯中十分常见。

  “晚上11点,接到他电话,说是佛山警方有线索,请示要立即去拘留……”谈及赖仁武法官,东莞第二人民法院副院长梁建超说起了印象最深的一件案。

  2018年5月3日深夜11时50分许,东莞下起了暴雨。

  “叮咚!”刚准备躺下睡觉的赖仁武突然接到佛山警方通报,大朗镇某公司老板何某,此前拖欠38名工人工资33万多元,“潜水”多时,刚刚入住了佛山市三水区某宾馆。

  “集合出发!”来不及过多思考,赖仁武第一时间把消息转发到团队工作群。还没来得及和熟睡的妻子打招呼,他就冒雨带领数名执行干警连夜驱车前往佛山,并迅速与当地公安机关取得联系。在当地派出所配合下,成功控制了何某,将其带回东莞。回到法庭时正好是早上6点。

  何某做梦也没想到,东莞的执行法官会在凌晨时分突然出现。“因你拒不执行,我们将对你进行司法拘留!”经过长时间的询问和说理,被戴上手铐的何某,终于答应支付工人的款项。当天下午,何某清偿了38名工人所有工资款项,全部工作完成时已是晚上8点。

  “夫妻俩都在法院工作,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。时间不可控、随时可能出勤,他都坚持下来了,实属不易。”梁建超说道。

  据介绍,这些年,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在推进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工作中取得了显著成效,2016年至今,该院执行共收案55020宗,结案52042宗,结案率高达94.59%。这一切离不开以赖仁武为代表的执行法官们日以继夜的努力。

老板被刑拘仍被他挖出财产

“终于可以安心回家过年了!

  2017年春节前夕,大朗法庭,130多名工人喜笑颜开,排队领取了240多万元执行款。

  2015年上半年,位于大朗镇一家建材公司因经营不善停业。经过劳动仲裁,建材公司应支付130多名工人工资、经济补偿金240多万元。但仲裁裁决生效后,公司并未履行。2016年7月,工人们申请强制执行。赖仁武正要执行的时候,发现建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经济犯罪已被刑事拘留,还陷入十多宗经济纠纷官司中。

  老板被关在“里面”,百名工人工资要怎样拿到?通过仔细调查,赖仁武“挖”出公司名下除了有车辆、机器设备等财产,还在一家银行账上有106万元的存款。查封、划扣、拍卖、分配,4个月时间一气呵成,案件执结完毕。

  “每个人或许只有一两万元,但这都是他们的血汗钱,一定要深挖到底。”赖仁武说。

  不只是拼,经验和智慧也是他的执行“利剑”。“他创新了不少执行方法,比如司法网拍,和网格中心、人力资源局的联动。”大朗法庭庭长陈志良感叹,赖仁武用自己的“模式”挑起了庭里执行工作的重担。仅在过去的2018年,他带领执行团队,共执结执行案件724宗,结案率94.4%,执行到位金额2.04亿元,网络拍卖成交了25宗,网拍成交金额约3600万元。

为追工伤款他凌晨登上飞机

  为了执行追薪,他可以飞奔至千里以外,可以通宵达旦,还能“上天”。

  冬日凌晨1时,深圳宝安国际机场,来了一支特殊的执法队伍。

  “那晚我们接到可靠线索,被执行人向某登上了从乌鲁木齐飞往深圳的航班。”赖仁武介绍,向某本为大朗镇一清洁公司的老板,因非法用工,致一名员工重伤,但却拒绝赔偿工伤款38万元。法院开始执行后,向某还玩起了“失踪”。

  飞机刚降落,赖仁武率队登上机舱,成功擒获向某。在向某的随身行李中,执行干警搜出了其在乌鲁木齐贷款购置价值42万元房屋的购房合同、现金2000多元、银行卡多张、行驶证一本。在证据面前,向某不得不承认自己名下有房有车的赖债事实。

  因拒不执行情节恶劣,法院决定对向某司法拘留十五天。赖仁武顾不上休息,又连夜将其送进了拘留所。走出看守所后,向某认识到错误,支付了38万元工伤款,案件全部执行到位。

  “自认每一宗案件都尽了最大的努力”,十年基层执行路,见证了一名优秀执行法官的成长。对司法公正的追求和对法院工作热爱如初的他说道:“如果让我再选一次,我还是愿意成为一名奔跑在最前线的执行法官。”

对话

羊城晚报:十年来,你为何在执行欠薪、工伤案件上一直如此“拼”?

  赖仁武:干执行这么多年,每每看到劳动者欣喜雀跃地从我手中领回他们的应得款项,心中仍会腾起满满的成就感。很多劳动者都来自农村,他们为建设这座城市作出了巨大贡献,却因种种原因,拿不到辛苦赚来的血汗钱,我也有农村的生活经历,深知一笔金额不大的工资可能就是整个家庭的支撑。执行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公里,作为一名执行法官,在处理这类案件时,总是尽自己所能去追回款项。案件能否执行到位,不仅影响的是一个家庭或劳动者的一生,还影响着人们对法治的信仰和社会的和谐安定,这让我在执行时有无限动力。

 友情链接